首页 > 机箱/电源 > 正文
汽配网 国内最专业的汽配B2B商务网

吉安县公安利用微信陌陌软件抓到偷车贼

夜半车“无踪”网络帮擒“凶”

 ——吉安县公安局利用微信陌陌软件成功破获一起偷车案

车丢了近一个月,还能找回来吗?3月20日,吉安县横江镇的彭先生盼来了喜讯,其被盗汽车终于在抚州市乐安县被警方找了回来。彭先生喜笑颜开的背后,是吉安县警方与窃贼在吉安、抚州、赣州多地之间进行的一次次斗智斗勇的较量。

一觉醒来车被偷

2月21日,这一天正好是大年初三。当天21时许,彭先生开着从朋友处借来的汽车,前往吉安县一医院陪妻子生产。22日零时许,彭先生脱下外衣外裤睡觉,早上7时许醒来时,却发现衣裤不见了。经过一番寻找,最后在隔壁房间找到衣裤,但放在衣服口袋里的车钥匙不见了。暗暗捏了一把汗的彭先生,心里想着车可千万别丢了。结果,车还是没了。据悉,被盗汽车购置于2011年10月,购车价16万元,行驶了4万多公里,现估价在12万元左右。

春节期间发生汽车被盗案件,引起了吉安县公安局的高度重视,该局立即组建专案组展开调查。据医院急诊人员反映,2月22日凌晨1时许,他们乘急救车出去时,车还在院内,然而1个半小时后返回时,车就不见了。

专案组通过查看这个时间段内的医院及周边监控视频,发现被盗汽车在县城绕了一圈后往吉水方向驶去,并到过新干县及抚州市乐安县等地。警方初步判断是流窜作案。专案组分析,嫌疑人来吉安县必定有落脚点,于是调查了县城宾馆、旅社的住宿信息。很快,一名谢姓乐安男子被列为重大嫌疑对象。

微信“引诱”陌陌“定位”

两天后,专案组再也找不到被盗汽车的活动轨迹,显然,嫌疑人已经把原车牌摘除了。车的线索断了,专案组把注意力集中在谢某身上。专案组获取谢某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号后,指派专人申请女性微信号,借异性的吸引力成功把谢某加为好友,并通过聊天了解谢某的情况,以寻找抓捕机会。

正当谢某慢慢在微信中讲述情况时,他的电话突然欠费停机了。如果谢某停用了这个号码,微信诱捕计划就要泡汤,专案组民警只好冒险为谢某充值了40元电话费。为不引起谢某怀疑,专案组特意派女民警打电话给谢某,称充错了号码,希望谢某能把钱寄回。谢某果然被蒙骗,相信这是天上掉下的“馅饼”。

聊天中民警发现,谢某时而在抚州,时而在赣州,行踪不定。此外,民警还获知了谢某的陌陌号码。陌陌有精准的测距功能,专案组开始一次次用陌陌测距向谢某“贴靠”。有一次民警在抚州市黎川县“贴靠”到离谢某40米的位置,但仍与谢某擦肩而过。据当地人辨认,谢某的确来过此地,但2小时前已离开。

再次下手露马脚

常言道“多行不义必自毙”,谢某的落网也源于他的再次作案。3月19日,专案组来到抚州市金溪县调查谢某行踪,恰巧当地某医院凌晨发生两起盗窃案。据调查,患者邱某被盗近千元,而患者江某被盗4000多元。嫌疑人是凌晨溜进住院部,趁患者熟睡时下手,与吉安县发生的盗窃案作案手法极为相似。专案组察看了当地警方提供的监控录像,基本确认嫌疑人就是谢某。

当日12时许,金溪警方查出谢某在该县县城某宾馆有开房记录。此时正是退房时间,两地警方马不停蹄赶往宾馆,防止谢某逃脱。果然,谢某此时正准备退房离开,两地警方随即将谢某抓获。谢某落网后,很快供认了金溪县两起盗窃案及吉安县汽车被盗案是其所为。

经查,谢某今年37岁,乐安县鳌溪镇人,曾在吉安县工业园打工。其整天游手好闲,嗜好赌博。2008年,谢某因盗窃被丰城法院判刑5年,出狱后仍不思悔改,因赌博欠了一屁股债,常年在外躲债。

跨市追车“帮凶”落网

2月21日中午,谢某从赣州市南康区回抚州市乐安县,途径吉安县城时下车歇脚,住进了县城某宾馆。睡到次日凌晨1时许,谢某离开宾馆来到县城某医院行窃,正巧遇上熟睡的彭某,便将彭某的车盗走。谢某一直将车开到乐安县城,休息半天后又来到新干县城,并在新干县城偷得一副车牌。2月23日,谢某将原车牌扔掉,换上偷来的车牌。由于赌博缺钱,3月13日,谢某以1.万元的价格把车卖给了一个叫“敖颈”的人,此后,谢某也不知道车的去向。

由于谢某不知道“敖颈”的真实姓名,找车的线索又中断了。不过谢某透露,乐安县城很少有被盗车辆的车型。3月20日,专案组开车在县城进行地毯式搜索。一个小时后,专案组在乐安县城某洗车店发现疑似车辆,且车上悬挂的车牌系套牌。

不到5分钟,一男子来该洗车店取车,专案组民警马上将该男子控制。经询问,该男子就是“敖颈”,姓曾。据曾某交代,车正是谢某转卖给他的。他知道车来路不明,为保险起见,接手后,他又把谢某用的套牌换了。专案组认真核对了车架号和发动机号,证实该车正是被盗车辆。目前,谢某涉嫌盗窃罪,曾某涉嫌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,双双被刑事拘留。

责任编辑:xg
0